十大弟子傳                 回主頁       回善書總目

 

舍利弗尊者 目犍連尊者 富樓那尊者 須菩提尊者 迦旃延尊者
大迦葉尊者 阿那律尊者 優波離尊者 阿難陀尊者 羅睺羅尊者

 

舍利弗 ─ 智慧第一

 

一、誕生的前後

 

     在南印度的摩揭陀國,離首都王舍城大約有二三里路的遠近,有一個迦羅臂拏迦的村莊,茂林修竹,山明水秀,是一個很幽靜的地方,這就是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的故鄉。

      舍利弗誕生在婆羅門種姓的家庭,父親提舍是婆羅門教中負有盛名的論師,當母親懷他的時侯,他母親的智慧,就有異於尋常的婦女,據說這都是受胎兒的影響。

      母親的弟弟拘稀羅,也很善於議論,但每當他和懷孕了的姊姊議論時,總是辭窮力拙,不支而退。拘稀羅因此就慚愧得離家出走,他知道姊姊所懷的胎兒,一定是一位大智慧的人,自己若不再求進步,自己將來都不如外甥,豈不給人笑話! 因此他就到處參訪明師,研究學問,連指甲都沒有時間去剪,當時的人都喊他長爪梵志(後來因舍利弗的皈依佛陀,他也皈依做了沙門。)

      舍利弗八歲的時侯,就能通解一切書籍,那時的摩揭陀國,有長者兄弟二人,兄名吉利,弟名阿伽羅,設宴招待國王太子,大臣論師,作樂歌舞,談古論今。舞會中規定什麼身份的人坐什麼位置,但八歲的舍利弗,昇上論師的寶座,旁若無人,一點都不畏懼。很多的大臣論師,起初都覺得他年少無知,不肖與語。他們都派了年少的弟子和他酬答,但舍利弗言詞清晰,義理週詳,眞是語驚四座,諸大論師此時才都佩服讚歎,國王也很歡喜,當即時一個村莊賞賜舍利弗。

      八歲的幼童,在這樣的場合堨X風頭,名學者的父親,也常常感嘆自己的聰明才智不及他的愛子。

 

二、真正的老師

 

     年輕的舍利弗,全國的人民都知道他的大名,他長得頎長的身材,清秀的面容,雙目有神,雙手過膝,受著名學者的父親遺傳,很有學者的風度。當時的學術界,沒有一個不知道有這麼一位後生可畏的青年。

      舍利弗到二十歲的時侯,就告別故鄉和父母,出外訪師問道,追求眞理,他起初禮拜有名的婆羅門刪闍耶為師,但在刪闍耶那媥Е艉ㄓ[,就感到刪闍耶的學問不能滿足他的求知欲,他就打算着離刪闍耶而去。在這時侯,同學中的目犍連,是舍利弗唯一的知友,舍利弗把自己的意思告訴目犍連,目犍連也有同樣的感覺,他們二人就決定離開刪闍耶,另外創立一個學團,招收弟子。他倆傲然的以為世界上再沒有比他倆更有智慧的人,再沒有人够資格做他倆的老師。

      舍利弗和目犍連的年齡不但相彷彿,就是兩個人的學問、思想,也都差不多。他倆有共同追求眞理的志願,兩個人的感情相處得非常的融洽,除了自修和教學以外,全印的學者也沒有一個看在他們的眼中。

      有一天,舍利弗在王舍城的街上巧遇到佛陀的弟子阿示說比丘,阿示說是最初皈依佛陀的五比丘之一,他經過多年的苦行,到聽聞佛陀四聖諦法的時侯,才證了聖果。他有莊嚴的態度,威儀的行止,舍利弗一見,心中很為驚奇,他禁不住懷疑的心情,上前問道:

     「對不起,請問你這位修道者,你叫什麼名字? 住在那?」

     「謝謝你的見問,我的名字叫做阿示說,我住在城外不遠的竹林精舍!」阿示說比丘點頭後回答:

     「你的老師是什麼人? 他平時教你們些什麼道理?」舍利弗說話時,像是一位長者的口氣。

     「我的老師是釋種出生的大聖釋迦牟尼佛陀,」阿示說慢慢的回答:「我老師所講的宇宙人生眞理,淺學的我還不能完全領會,不過,就我的記憶所及,我的老師常講的道理是『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又說:『諸行無常,是生滅法; 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我們對於老師所說的言教,實在形容不出我們感激的心情。」

      舍利弗從阿示說的口中,聽到佛陀及其教法,像天崩地裂一聲,像朗朗日光的照耀,眼前頓時光明起來,心中一向對宇宙人生積聚的疑雲,也一掃而空,他和阿示說邊走邊談,像百年的知交,最後約定,一定要去拜訪佛陀。

      舍利弗回到自己的住處,目犍連見他歡喜得忘形的樣子,就探問道:

     「舍利弗! 什麼事情使你這樣高興? 看你這麼歡喜!」

     「目犍連! 我眞歡喜,這怕是我今生第一高興的事了,我告訴你,我找到了我們的老師。」

     「不要這麼說,誰做得起我們的老師呢?」目犍連很不以為然。

     「佛陀! 是的的確確的佛陀!」舍利弗回答。

      舍利弗又把阿示說口中的佛陀和教法轉告給目犍連,講話的舍利弗,聽話的目犍連都不禁感動得雙目滔滔的流下淚水! 因緣法,普通的人聽了或許不會怎樣,可是聽在追求探討眞理的舍利弗的耳中,他像自己多年修行的功夫都是白費,這是不錯的,認識因緣的人,才能認識佛法。

      第二天,舍利弗和目犍連帶領他們二百弟子,一同到竹林精舍皈投在佛陀的座下,佛陀也很歡喜,覺得自己所證悟的眞理,到今天才眞正有能接受的人,舍利弗和目犍連也覺得他們遇到了眞正的老師。

 

三、監督衹園的工程

 

     舍利弗皈依佛陀以後,僧園的力量大為增強起來,佛陀很信用舍利弗,第一次奉佛陀的慈命到北方弘法,並監督祇園精舍的工程,就是舍利弗。

      原來,竹林精舍是在南印度的摩揭陀國,佛陀成道的最初二年中,在印度的北方,還沒有一個說法的根據地,因緣機遇,北方憍薩彌羅國舍衛城中的須達長者,因到南方訪親,得見佛陀的聖顏,自願皈依,並發心要在北方建立精舍,供養給佛陀,普灑甘露法水。

      須達長者在舍衛城中用黃金布地買下祇陀太子的花園,作為精舍建築用地,並要求佛陀派一個設計和督導工程的人,佛陀知道北方因為自己還沒有去,不用說,那全是外道的天下,到北方去,不但要督導精舍的工程,而且更要能降伏外道的徒眾。就這樣,舍利弗跟須達長者到了北方的舍衛城。

      精舍才動工不久,果眞不錯,魔難來了,很多的外道嫉妒佛教的開展,他們一致的要求須達長者打消建立精舍供養佛陀的本意,甚至要他不要信仰佛陀。

      須達長者是已接受到佛陀法恩的人,無論如何,他是不會聽信外道的話,因此外道就想和佛陀的弟子舍利弗辯論,他們想辯倒佛教。以便讓須達長者醒悟過來,須達長者聽到這個消息大驚,他心想,一個舍利弗怎麼能辯得過那麼多的外道?

      須達長者很憂愁的把外道的意思告訴舍利弗,舍利弗反而大喜,他覺得正是一個給他代佛陀宣揚教法最好的機會。

      約定了開辯論大會的時間、地點,外道推擧出數十名主辯的論師,佛教只有舍利弗一人。

      我們要知道在數量上佛教雖然只有舍利弗一人,但在力量上,一個舍利弗也許抵上千萬個外道。舍利弗是佛陀弟子中無比的弟子,他本來就出身在婆羅門教的家庭,祖父、父親,都是婆羅門中有名的論客,都是全印一流的學者,舍利弗的學問受着這樣良好的血統遺傳,他精通外道的一切典籍,而且他現在是皈依佛陀證得聖果的人。

      這一場辯論,不用說,舍利弗是勝利了,有些外道也是能接受眞理的人,他們都願由舍利弗介紹,皈依大聖佛陀。佛陀還在南方,德光就先庇照到北方,這一次由舍利弗介紹皈依佛陀的人,不下上千萬的數目,須達長者到這時侯才覺得自己的鼻子高了起來,他佩服舍利弗,更感激佛陀的威德。

      祇園精舍的工程進行很快,在舍利弗的設計之下,計有十六殿堂專供集會之用,又有六十小堂,分寢室、休養室、盥洗室、儲藏室,此外還有運動場、浴場、池泉等等。當精舍將要完工的時侯,舍利弗對須達長者說道:

      「須達長者! 請你看,這時天空中出現了什麼東西呀?」

      「尊者! 我看不到有什麼東西。」須達長者失望的回答。

      「這是難怪的,肉眼是不能見到這樣的變現,現在你仗我的天眼神力,請你再看一下吧!」

      「呵! 尊者! 很多莊嚴堂皇的宮殿!」須達長者歡喜若狂的告訴舍利弗。

      「這都是六欲天中的宮殿,因為你布施精舍給佛陀說法,精舍雖未完成,但六欲天中你的宮殿早就為你完成了。」

      「那麼,我問您,尊者! 六欲天中這麼多的宮殿,我究竟將來住在那一天才好呢?」

      「忉利天壽命很長,知道修行,勤於佛道,不易墮落。」舍利弗解釋給須達長者聽。

      「那我將來一定願生在忉利天宮!」須達長者說時,其餘的宮殿就漸漸的隱沒,唯有忉利天的宮殿更金碧輝煌的現在空中給須達長者看,須達長者的歡喜,是他生平從來沒有過的。

 

四、不退大乘心

 

      說起須達長者因布施精舍給佛陀,而能借舍利弗的天眼和神力看到天上的宮殿,舍利弗的眼睛,在他往昔因中大概是六十小刼以前的時侯,行菩薩道,關於他的眼睛,有着這麼一段故事。

      舍利弗發心修菩薩道行大乘布施,他不但願意把自己所有的房屋、田園、財產等所有的資身物件很歡喜的布施給人,他最後甚至身體、性命,也毫不吝惜的願意布施給人。

      發這樣眞切的願心,可以驚動天地,所以就有一個天人想來試試他的道心。

      天人化現一個二十餘歲的青年,在舍利弗必經的路上等侯。見到他來的時侯,就嚎啕大哭,舍利弗見了不忍心,上前慰問道:

      「喂! 你這位青年,為什麼要在這堶得這麼傷心?」

      「不要你問,告訴你也沒有用!」

      「我是學道的沙門,發願救度眾生的苦難,只要你有所求,凡是我有的,都可滿遂你的心願。」

      「你是不能幫助我的,我在這堶,並不是缺少世間上的財物,因為我的母親害了不治之病,醫生說一定要用一修道者的眼珠煎藥,我母親的病才能好。活人的眼珠已經不易找,修道的人的眼珠又怎麼肯給我呢? 想到病上呻吟待救的母親,我不覺在這奡N傷心的痛哭!」

      「這沒有關係,我剛才告訴你,我就是修道的沙門,我願意布施一隻眼珠給你,以救你母親的病難。」

      「你願意布施一個眼珠給我?」青年歡喜得跳起來。

      「我的一切財產都布施給人,正想進一步的行大乘道,願意將身體布施,苦無受施的人,今天遇到你,滿足我學道的願心,我眞歡喜高興的感激你,你就設法來取去我一個眼珠吧!」

       六十小刼前修道的舍利弗心中想,我有兩個眼珠,布施一個給人,還有一個仍然可以看到東西,這對自己並沒有什麼妨礙。

       他叫青年人設法取他的眼珠,青年人不肯,他說道:

      「這不行,我怎麼可以強奪你的眼珠呢? 你願意的話,你可以自己挖下來給我。」

      舍利弗一聽,覺得他說得有理,當即下大決心,勇猛忍苦的把左邊一個眼珠用手挖出,交給青年的手中,並說道:

      「謝謝你成就我的願心,請你拿去吧!」

      「糟啦!」青年人接了眼珠,大叫道:「誰叫你把左邊的眼珠挖下來呢? 我母親的病,醫生說要吃右邊的眼珠才會好呢?」

       舍利弗一聽,眞是糟啦! 他怪自己怎麼沒有問他一聲再挖眼珠,現在怎麼辦呢? 把左邊的給他,還有右邊的可以看東西,若再把右邊的眼珠挖下來給他,那連走路都看不見了。可敬可佩的舍利弗,他不怨怪別人,他想,發心發到底,救人也要救到底,難得遇到一個接受布施成就自己道行的人,就再把右邊的眼珠挖下來給他好了。舍利弗這麼想後,就安慰青年說道:

      「你不要急,剛才是怪我粗心,怎麼就沒有問清楚再挖眼珠,現在我知道了,橫豎人的身體是虛幻無常的,我還有右邊的眼珠,我願意挖下來給你做藥,醫治你母親的病。」

      舍利弗說後,又再下大決心,勇猛忍苦的把右邊的眼珠挖下來交給那個青年。

      青年接過舍利弗的眼珠,一句感謝的話也沒有說,把舍利弗的眼珠放在鼻子上嗅了一嗅,當即往地上一摔,並罵道:

      「你是一個什麼修道的沙門? 你的眼珠這麼臭氣難聞,怎麼好煎藥給我母親食用!」

      青年人罵後,並用脚踩著舍利弗的眼珠。

      舍利弗眼前雖然看不到,但他的耳朶沒有聾,他聽到青年人罵他的話,用脚在地上踩踏他眼珠的聲音,他終於嘆口氣,心中想:眾生難度,菩薩心難發,我不要妄想進修大乘,我還是先重在自利的修行吧!

      舍利弗這樣的心一生起,天空出現很多的天人,對舍利弗說道:「修道者! 你不要灰心,剛才的青年是我們天人來試探你的菩薩道心的,你應該更要勇猛精進,照你的願心去修學。」

      舍利弗一聽,很慚愧,利他的菩薩心又再生起,他當即成就了不退的道心。

      六十小刼來,舍利弗不休息的學道,這一生遇到佛陀,證得聖果,所以能有天眼通。

 

五、受了不淨食

 

      舍利弗在佛陀的弟子中是首座的弟子的大智大慧,神力超羣,但他對於佛陀,却是百依百順,對佛陀的教示,從來沒有生過反感。

      佛陀在弟子中最信任的就是舍利弗,佛陀成道後第一次回到祖國迦毘羅城的時侯,羅睺羅要出家,佛陀就叫他拜舍利弗為親教師,跟舍利弗受沙彌戒。

      有一次,舍利弗領沙彌羅睺羅托鉢乞食回來,佛陀見到羅睺羅的面色不好看,知道他心中一定有不平之氣,佛陀就把你叫到身旁,問他心中有什麼感到不滿的事。

      少年的羅睺羅,低着頭好像不好意思,但又像不平的說道:

      「佛陀! 我是做沙彌的人,我不應該說長老的過失,但不說沒有人知道我們沙彌的處境。」

      「是什麼事? 你快點講!」

      「佛陀! 上座和中座的比丘,帶着我們到外面去托鉢乞食,信眾們給他們的供養,都時上等的美味,而我們初學的沙彌,信眾們在米飯中總用胡麻渣,和野菜滲合起來布施給我們。人的身體,對於飲食,是不分年齡和戒行,都有同樣的需要。我們的長老們在他們的受用之外,沒有慈悲的顧到我們,讓信眾對於供養,生起分別的心。」

      「這樣的事情不要你說,你就是一點小事都不能忍。」

      「佛陀! 請您慈悲不要責怪我們,吃了胡麻油和酥酪,才能增長力氣,身體健康,才能安心精進修行,但我們現在每日吃些胡麻渣和野菜,營養不足,老感到身體困倦,常常不能專心一意的修持!」

      佛陀聽羅睺羅這樣一說,知道這是事實,但佛陀仍教訓道:「羅睺羅! 你離開王宮,到我的僧團中來,是不是為了受好的供養呢?」

      「不是! 佛陀! 我們加入僧團是為了學道修行的。」

      「那麼,你還要說些什麼呢? 如果想到我們是在修行時,能够受到信施的一麻一麥的供養,應該就要感到滿足了。你去修行要緊,不要老是掛念吃的問題。」

      佛陀叫羅睺羅去後,又再把舍利弗叫來,佛陀慈祥的對舍利弗問道:

      「舍利弗! 你今天受了不淨食,你知道嗎?」

       舍利弗一聽大驚,趕快把當日所受的飲食徙肚中吐出來,他對佛陀稟告道:

      「佛陀! 自從我皈依您以來,我就依着佛陀的乞食法而去行化,我不敢不依佛陀的乞食法,而行乞不淨食。」

      佛陀明白舍利弗的心,解釋道:

      「舍利弗! 你個人的行乞,我知道完全是依照我的法制而行,但是六和敬的僧團,不是光顧自己的。法制應該平等,利益也應均衡,尤其做長老的要愛護關懷年少的比丘和沙彌。乞食時要注意到他們。」

      佛陀這麼說,舍利弗一點不平之氣都沒有,他對佛陀教法,都是感恩的接受。

 

六、叛徒畏懼者

 

     佛陀的弟子中,有一名叫提婆達多的比丘,他本是佛陀在做王子時的堂弟,跟隨佛陀出家十幾年後,魔鬼迷了他的心靈,他竟背叛佛陀,脫離佛陀的僧團。

      有一次佛陀乞化後,和弟子們集合在講堂休息,提婆達多公然的領着叛黨來要求佛陀讓給你僧團的領導權。

      佛陀沒有答應,提婆達多就咆哮起來,佛陀就讓開他,提婆達多要比丘們跟他去,他的胞弟阿難向前說道:

      「請你不要胡來,你是我的兄長,想到你造如此的重罪,我眞為你將來的墮落而感到寒心。佛陀是大慈悲的,你這樣的為人,不值得他和你計較。如果是舍利弗和目犍連今天在座的話,一定不容許你放肆。」

      提婆達多後來用種種方法威脅利誘來勾引佛陀的弟子,有少數信仰不堅定的人,因貪圖阿闍世王給提婆達多豐富的供養,變節跟隨而去的也有。

      一天,當變節的人和提婆達多的弟子們聚會在一起的時侯,舍利弗就莊嚴有力的走向前問道:

      「你們諸位,我想來請問你們一句,你們出家修道,是為了接受供養? 還是為了修道?」

      「為了修道,為了脫離生死的苦海!」大家回答說。

      「既然如此,大聖佛陀的正道你們不修,把純潔尊貴的信仰,給區區的物質供養所動搖,你們趕快反省覺悟才好。」

      舍利弗說時,身上放射出萬道金光,光中出現大聖佛陀的慈容,變節的人和提婆達多的弟子見了都跪下來懺悔,舍利弗又把他們帶回到僧團! 佛陀從此更嘉許舍利弗,他對僧團的和合,有過很大的功勞。提婆達多不怕佛陀,最畏懼的就是舍利弗。

      提娑達多不久因罪業深重墮入地獄,阿闍世王也懺悔得救,而舍利弗在僧團中更受人的敬佩!

 

七、接受得救之道

 

      佛陀在祇園精舍的時侯,憐愍飄泊在生死苦海中無依的眾生,想到大家輪廻在六道中沒有一個快樂幸福的歸宿,佛陀想說出這個得救的法門來,又怕小根小機的人不能信受,最後決定以大智的舍利弗,一定知道極樂國土的莊嚴和清淨,一定能接受阿彌陀佛的信仰。在座的人雖然上中下三等根器的人都有,但佛陀就以舍利弗做當機而說出一條易行而光明的大道,佛陀說:

      「舍利弗! 在我們這個世界很遠的西方,有一個世界叫做極樂世界,那堛滷苭D阿彌陀佛,現在正在說法。

       舍利弗! 那個世界為什麼要叫做極樂世界呢? 因為那堣ㄨ釦畯抭o個娑婆世界有太多的缺陷,太多的痛苦,生在那個國土堛熔野矷A只有圓滿,沒有缺陷; 只有快樂,沒有痛苦; 所以才叫做極樂世界。那堛漲蛣M界,平坦、整齊、潔淨、富麗; 那堛漱H羣社會,一切衣食住行和娛樂等等的事,都是各取所需,他們都是諸上善人聚會一處。風景比花園還要美麗,建築比都市還要堂皇。

      舍利弗! 只要一心稱念阿彌陀佛的名號,培植福德因緣,修學三十七助道品,將來就可以蒙阿彌陀佛接引,能够往生彼國。

      舍利弗! 娑婆世界眾生,假若要脫離六道輪廻的苦惱,唯有發願求生彼國。我曾叫阿難尊者禮拜阿彌陀佛,他就曾見過阿彌陀佛大放慈光,你們應當要深信我所說的難信之法,乃是確確實實可以得救的大道!」

      佛陀說後,大智舍利弗,一點懷疑都沒有,他和一切大眾都深信這彌陀淨土法門。

            

八、忍讓的美德

 

      舍利弗對於佛陀的教法尊敬信奉,對於佈教從不後退,但對於自己個人的享受和榮辱毀譽,從不計較,總是讓人。

      有一次佛陀帶領弟子出外佈教回到舍衛城的時侯,被大眾譏為六羣比丘的弟子們,已先佛陀和大眾到達祇園精舍,佔着比較好的坐臥處,連舍利弗的寢室他們都佔用,並且還說:「這是我們師父佛陀的,這是我們應住的地方。」

     舍利弗在佛陀回來以後,這天,比較遲了一些才回到祇園精舍,見他過去的坐臥處都給六羣比丘佔去了,舍利弗沒有辦法,他就在樹下靜坐一夜,佛陀早晨起來,聽到樹下有咳嗽的聲音,佛陀問道:

      「誰在那? 怎麼不在室內靜坐?」

      舍利弗回答道:

      「佛陀! 我是舍利弗。因為昨天跟隨佛陀回來的人很多,精舍都被住滿,我在樹下住一宿沒有關係。」

      佛陀聽後,很讚美舍利弗的忍讓,但又集合諸比丘說教道:

      「諸比丘! 我問你們,在我的教團中,要什麼人才可以受上等的床坐、上等的水、上等的飲食呢?」

      「由剎帝利出家的比丘!」

      「由娑婆門出家的比丘!」

      「應該由有修行的和佈教的比丘才可以受上等的床坐、上等的水、上等的飲食!」

       諸比丘紛紛表示意見,回答佛陀,最後,佛陀莊嚴的對諸比丘說道:

      「諸比丘! 往昔在雪山中間同住着鷓鴣、猿猴、大象,牠們雖是朋友,但牠們因為身材、力量、智巧,各有不同,所以都自高自大,互不尊敬。後來覺察這樣不對,才對年齡最長的恭敬,並依他的教誡,這樣,牠們身壞命終時,就都轉生善道。

      諸比丘! 你們要崇敬法的年老者,在現世受人稱讚,後世也才會生在善處。諸比丘!在我的教法中,沒有階級的高低,但我的教法中有法臘和戒臘的長老,你們要恭敬、奉事、供養、禮拜。長老們許受第一的床坐、第一的水、第一的飲食!」

      佛陀為什麼這樣說,大家都知道,舍利弗聽了很感激,大家聽了也很感激。

 

九、對死的讚美

 

      舍利弗雖是證得聖果的長老,但對於女子修行有成就的人,他也很尊重。

      有一次舍利弗在王舍城附近的森林中坐禪,放下一切進入正定的時侯,在他對面巖窟中坐禪的優波先那比丘尼大聲的叫他,他走去時,優波先那比丘尼對舍利弗說道:

      「舍利弗尊者! 我剛才坐禪的時侯,身上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爬,我起初沒有注意,後來才知道是一條有名的毒蛇,我給牠咬了,馬上一定要死,現在乘毒氣在我的身上還沒有廻轉的時侯,請您慈悲設法為我招集大家來告別吧!」

      優波先那比丘尼說話時,一點都不驚慌,像是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一樣。

      「那埵陶o樣的事? 我看你的顏色一點都沒有變,給蛇咬了的話,顏色一定要變的。」舍利弗起初以為沒有這樣的事,所以這麼說。

      「舍利弗尊者! 人間的身體,是四大五蘊假因緣集合所成的我,沒有主宰,本就無常,本就是空,我是體悟這個道理的,毒蛇怎麼可以咬空呢?」

      優波先那靜靜的回答,舍利弗很是佩服。

      「你說得很對,你已經能到解脫肉體痛苦的程度,你以你的慧命支持着你的顏色不變。」舍利弗讚歎着。

      舍利弗通知左近修道的比丘和比丘尼,把優波先那從巖窟中扶出來,毒方才次弟的巡廻,優波先那若無其事的進入湼槃,見到這樣解脫的人,大家都很讚歎! 舍利弗說道:

      「修道調心,進入湼槃,對於肉體的死亡,像毀去毒鉢,像是重病得癒。有求的必定有報,有願的必定有成,臨死不變,是以智慧的眼觀看世相,出離火宅,實在無限之美!」

      舍利弗讚嘆優波先那的話,實在就是佛教對死的看法,死,在佛教埵陪蛈瑼漱H看來,是等於零一樣。

 

十、寬大的胸懷

 

      舍利弗的年齡,隨着無常的世相日漸的在增加,他已是將近八十歲的高齡,這一年在祇園精舍結夏居以後,為着弘法度生,他不以為年老,不辭辛勞的請求佛陀准許他出外雲遊教化,佛陀當即允許,並褒獎舍利弗為教為人的精神。

      舍利弗走出精舍不久,有一個比丘走到佛陀的座前說道:

      「佛陀! 舍利弗這次到外面雲遊,不是眞正的為了佛法的宣揚。他是因為侮辱我,對我感到抱歉,不好意思見我,所以才出外旅行去的。」

      佛陀最不喜歡人在背後譭謗他人,一聽之下,立即着人去把舍利弗追回,佛陀在大眾之前,很嚴肅的問舍利弗說道:

      「舍利弗! 你去後的不久,有一個比丘來說你侮辱了他,是眞有這樣的事嗎?」

      舍利弗溫和的,恭敬的答道:

      「佛陀! 自從我皈依到佛陀的座下以來,現在已經是將近八十歲的年齡,在我的記憶堙A沒有殺害過生命,沒有妄說過語言,除去為眞理的宣揚,從沒有為私人利害得失和他人論短較長。今天是夏安居最後的一天,三個月來,我日日懺悔,不失正念,我的心像碧波似的澄清,我沒有不平之氣,我那媟|輕視他人呢?

      佛陀! 大地上的泥土是最能忍辱的,無論什麼不淨的東西加之於他,他都不會拒絕。糞便、膿血、痰唾,他都甘受如飴。我今日的心,可以向佛陀      表白,好像大地似的願意忍辱而不願違逆人意。

      佛陀! 清清的水流,不管好的東西,或是壞的東西,都是一樣的把他洗淨,我沒有憎愛之念,我的心今日好比水流一樣。

      佛陀!掃帚是用來掃除塵埃,當掃除的時侯,是不會選擇好惡,我今日的心,實在沒有生起好惡的分別。

      佛陀! 住於正念的我,決不會輕賤其他的比丘,我對佛陀這麼說,我是知道我自己的事,那個比丘也知道他自己的事。如果是我的過失,我願向那位比丘懺悔,以便消除我良心上的譴責。」

      將近八十歲的舍利弗,對佛陀不亢不卑的作如實的稟告。聽話的大眾沒有一個不被感動。

      佛陀對那位譭謗舍利弗的比丘說道:

      「你譭謗長老的過失,現在不能不懺悔,你有意使僧團生起紛爭,你沒有為僧團的和合設想。你假使不誠實的悔過,你的苦報無窮!」

      那位譭謗舍利弗的比丘,立刻跪在佛陀的座前,對佛陀懇求道:

      「佛陀! 舍利佛尊者是了不起的人,我們對智慧能力強的人,不知擁護學習,總是嫉妬,請求佛陀慈悲憐愍我,給我懺悔新生的機會!」

      佛陀莊嚴慈和的告訴他說道:

      「你去向舍利弗懺悔!」

      那個比丘俯伏低頭跪在舍利弗的面前,舍利弗用手撫摸着那個比丘的頭,慈祥的說道:

      「比丘! 懺悔在佛陀的教法中,其效有無窮之大。做人誰能無過呢? 知過能改,就是很大的善事。我接受你的懺悔,你以後再不要犯罪。」

      舍利弗的態度,舍利弗的說話,聽的人都很感動。

      舍利弗寬廣的胸懷,平坦的心境,就是這麼一位不計較冤家仇敵的人!

 

一一、進入金剛定

 

     佛陀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說法的時侯,舍利弗尊者在耆闍崛山入金剛三昧。

      這時山中有兩個一善一惡的鬼王鎮守,一名優婆迦羅,一名伽羅,他們遠遠的見到舍利弗結跏趺坐,伽羅惡鬼對優婆迦羅善鬼說道:

      「優婆伽羅鬼王! 我今能以拳擊殺此沙門的頭!」

      「你快不要這麼說,這一位沙門是佛陀的弟子,聰明智慧,最為第一。而且他有神德威力,你如果對他生起害意,將來永久沉淪,受苦無量。」優婆迦羅善鬼回答。

      「你畏懼沙門嗎? 沙門是世間上最欺的人。你注意看我一拳擊去,這個沙門的頭,立刻就會粉碎!」

      「如你所說,我實畏懼沙門,沙門雖是忍辱可欺,但沙門的德力無窮,你如果打這位沙門,他雖受苦一時,但我們却永久不安。」

      善鬼說後,惡鬼不聽,即以拳擊打舍利弗的頭,善鬼不忍觀看,就隱身他去。說時遲,那時快,惡鬼擊拳打來,舍利弗微微覺得像頭上落下一片樹葉,睜開眼來,那個惡鬼七孔流血墮入地獄之中。

      舍利弗從金剛三昧的正定起來,整一整衣服,到伽蘭陀竹園拜見佛陀,佛陀問道:

      「舍利弗! 你現在身體有恙嗎?」

      「佛陀! 我從來沒有害過病,現在頭像有點痛。」

      「舍利弗! 今天幸好你入在金剛三昧之中,所以伽羅鬼打你的頭而不能傷你,否則,伽羅鬼以拳擊須彌山,都能令其分成二分,金剛三昧之力如斯之大,你們諸比丘好好修持!」

      舍利弗常遊在空三昧和金剛三昧中,外境的災難決定不能有害他分毫。

 

一二、請求先湼槃

 

      佛陀在毘舍離城附近竹芳村的森林中說法後,告訴大家一個驚人的消息,就是佛陀說三個月後,自己要進入湼槃。

      大家的悲哀,那倒不要去說,舍利弗是怎麼也不忍見佛陀湼槃的。他在禪定中想:「過去的諸佛,他上首的弟子,都是在佛陀以前進入湼槃,我是佛陀的上首弟子,我也應先佛陀而進入湼槃。」

      舍利弗這麼想後,即刻從禪定而起,走到佛陀的座前,跪下來說道:

      「佛陀! 我現在想要進入湼槃,請求佛陀允許。」

       佛陀注視舍利弗,好久,才說道:

       「你為什麼要這麼快的進入湼槃?」

       「佛陀! 您說最近的不久,您要進入湼槃,佛陀給我法情宏恩,怎樣我也不忍見佛陀湼槃。而且,佛陀說過,過去的諸佛,他上首的弟子,必先於佛陀之前湼槃,我想,現在正是我進入湼槃的時侯,務要懇求佛陀慈悲允許。」舍利弗說後,像是很傷感的樣子,但不失他安靜的風度。

      佛陀又再問道:

      「舍利弗! 你要在什麼地方湼槃呢?」

      「我的故鄉迦羅臂拏迦村,我百歲的母親還健在,我想見我母親一面,然後就在生養我的房中進入湼槃。」

      「我也不禁止你,你可以依你的意思去做,不過,你是我弟子中上首的弟子,等一會你走的時侯,給大家留下一些教示。」

        佛陀命令阿難集合比丘大眾,大家聽說這是舍利弗的湼槃的告辭,都很快的集來,舍利弗先對佛陀告別道:

      「佛陀! 我從無量的過去生中,就希望能生在值遇佛陀的時代,我終於滿足了這個願望,我沒有比逢到佛陀再歡喜的事,四十多年來,承受佛陀慈悲的教導,使愚痴的我得開慧眼,覺悟眞理,獲證聖果。天下的言詞,形容不出我心中的歡喜與感激。現在,我去世的時間近了,我馬上就要捨棄世間的束縛,可以進入自由自在的湼槃境界,我像負了很遠的重荷,現在是就要放下來的人。我眞為自己慶幸,我承受佛陀的甘露法水,已經能解脫五體的束縛,再不受諸有的苦惱。這是和佛陀最後的告別,佛陀! 請接受我的頂禮。」        

      舍利弗五體投地拜下去,空氣非常沉默、嚴肅。

      佛陀點點頭,向舍利弗道:

      「舍利弗! 我所講的你都已經了解,我今為你授記,將來你當成佛,名號華光如來,再降世人間,教化眾生,完成最高的佛果」。

      佛陀說後,又叫大家送舍利弗一程,舍利弗站起來,向外走去,直等到看不見佛陀的時侯,才轉身而去。

      諸比丘都捧着香花送舍利弗,這是寂靜、莊嚴、淒涼的行列,大多數的比丘都流着眼淚。

 

一三、最後的贈言

 

      諸比丘跟隨在舍利弗的身後走了不遠,舍利弗站下來對大家說道:

      「請大家在這堸惜謘A不要再送! 只要沙彌均頭跟我去就好。你們各位請回,自己修行要緊,希望努力精進脫離憂悲苦惱的地方,進入自由解脫的世界要緊! 佛陀出現在這個世界,好像優鉢羅曇花的開放,要幾千萬年才能遇到一次。

      人生是難得的,正確純潔的信心更難養成,我們這一生能够出家,能够親聞佛陀說法,更是百千萬億身中希有的事。希望大眾進一層的求精進,諸行是無常的,要戰勝這個無常的苦,到達無我湼槃境地,那才是我們眞正永遠的歸宿,那才是一個寂靜安寧的世界!」

      舍利弗說法的時侯,大家想到這是舍利弗最後生離死別的遺言,想壓制悲哀也不能够,大家都嗚咽流淚的問舍利弗道:

      「尊者! 您是佛陀的上座弟子,是我們比丘中的長老,以後要您領導我們從事佛化的工作很多,你為什麼要這麼早的進入湼槃呢」?

      舍利弗明白大家的心,仍然很安靜的說道:

      「你們不要這麼傷心,這個世界是無常的,佛陀不常對我們這麼說嗎? 須彌有壞的時侯,大海也有乾涸的一天,如同芥子那麼微細的關於我舍利弗色身的死亡,這是當然的,這就是這個世間的實相。

      最後我仍然要叮囑大家的,就是要一心修道,脫離苦海,走向極樂清涼的世界最要緊。佛陀過去曾對我說過,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的國土,那堿O一個解脫安樂的地方。你們要念法念僧,所求的必定如你們的願望。

      我更盼望你們對於佛陀的教法要廣為宣揚,不要為自己的名利生活打算,不想福利人羣就不要出家。

      至於說到未來的佛教,世世代代,只要有眾生想滅苦求樂,為了他自己,他就會來延續佛陀的慧命!」

      舍利弗說的話,大家都非常感動。每個人都知道這次和舍利弗分別,以後就永遠不能相逢。舍利弗雖然吩咐大家回去,但大家總是跟在他的身後,他並不喜歡他們有這樣依戀不捨的態度,又再斷然拒絕他們的送別。最後大家只得站立在路上,等看不到舍利弗的背影,仍然都不想回去。他們想到以後再見不到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眼淚不覺就潸潸的流個不停。他們雖然是已經覺悟,但人情和法情是不變的。

 

一四、回家

 

      離開佛陀,和離開僧團的舍利弗,帶着沙彌均頭,行走在路上,起伏在心堛澈隡憿A不禁無限感慨。雖然是這樣,但舍利弗的心中一點不亂,他的心像是更透明起來,像是站在雪山的峯頂,全宇宙都浮現在他的心中。

      舍利弗將要到達故鄉迦羅臂拏村莊的時侯,夕陽西下,天邊一片紅霞,舍利弗坐在路旁休息,忽然他的姪兒優婆離婆多走來行禮,舍利弗向他問道:

      「祖母在家嗎?」

      「祖母沒有出去。」

      「你告訴她說我回來了。」

      「是!」

      「告訴祖母,請她把生養我的房間派人打掃清潔,我休息一下就來。」

      舍利弗回來做什麼,他的姪兒是毫無所知,他只連連答是,趕快的奔回告訴祖母,說伯父回來的消息。

      舍利弗的母親,聽到很久沒有回來的兒子回來,非常歡喜,舍利弗雖然已經八十歲,但在他已有百歲的母親的心中,仍然是把他看成是自己的孩子。

      把生養舍利弗的房間打掃清淨,他的母親很奇怪,但母子相逢的歡喜,使他興奮得不再考慮個中的原因。

      「祖母! 你休息,我們來打掃就好。」優婆離婆多說。

      「大家來幫忙,細心的打掃清淨才好,你的伯父就是最愛清淨的人!」

      太陽下山了,舍利弗回到家堙A和家人一一的問好,母親歡喜得流淚說道:

      「終於回來了!」

      舍利弗淒然的向母親笑笑,並把自己回來要湼槃的意思告訴母親並家人,母親和家人一聽大驚。

      「你們不要掛心!」舍利弗說道:「母親!請你們不要把我看成和一般死亡相同。一般人的死亡要哭,但我進入湼槃應該歡喜才好。我現在的心很落實,很安穩。今生能逢到我的老師救世主佛陀,接受他的教導而依着實踐的我,已經從生死的迷海中得救,已經從煩惱中解脫,沒有什麼可恐懼的事,我所以歸來,就是為了進入湼槃。我是佛陀上座的弟子,我應該先佛陀而進入湼槃,請你們放心,人間,誰沒有死呢? 像我不迷進入湼槃常住之境,實在是很幸福的事!」

      舍利弗百餘齡的老母聽了這話很悲哀,但又想到這樣很美的自由解脫的去世,是很可歡喜的,她對於自己將來之死,也希望像舍利弗一樣用歡喜的心情來接受。

      舍利弗又把佛陀的法情轉誦一些給他的母親聽,他的母親很懂得他的意思,向舍利弗道:

      「你講得很對,我也為你歡喜,不迷進入湼槃,沒有生死之患是無上的幸福。你就安靜一回吧!」

      舍利弗的母親雖然是這麼說,但仍然流着眼淚退回自己的房中。

 

一五、湼槃

 

     舍利弗的母親和家人走後,他對沙彌均頭道:

      「你到那邊房中去,我一個人在這奡N好。」

      舍利弗回來湼槃的消息傳遍村莊的時侯,已是半夜三更,但居在鄰近皈依過佛陀的人都聚集而來,甚至王舍城中阿闍世王聞訊也帶領很多大臣趕到,大家都要見尊者最後的一面,向他問好,並聽他最後的說法。

      均頭引大家坐在一個地方等侯,告訴他們等尊者休息一會再見。

      更深夜靜,舍利弗的靜室中亮着一盞燈光,除此,一點聲音沒有。

      東方發出晨熹,黎明漸漸而來,舍利弗喊均頭的名字,問道:

      「有些什麼人來了嗎?」

      「是的! 聽到尊者要入湼槃而來求見的人很多,阿闍世王也來了。」均頭回答:

      「他們很希望能見到尊者。」

      「那麼,你去把他們請來。」

      均頭出來告訴大家,說尊者願和他們相見,他們以為已見不到舍利弗尊者的生容,聽到這個消息都很興奮。大家靜靜的足下放低聲音,不敢咳嗽,都集合到舍利弗生養的室中來,擠不進來的只好站立在門外。

      這是神聖的相逢,舍利弗對大家說道:

      「你們來得很好,我也想和你們見一面。四十多年來,我接受我的老師救世主佛陀的教示,到各地弘法,或在他的座下修學,我對恩師從來沒有生過一念的不快,或是一念的不滿,我是越來越感激恩師佛陀。我在這個世間上,對有如大海那麼深廣的恩師的教示,還有深深不解的地方,今天想起來對救世主的恩師實在無限的抱歉。不過,以我被人稱譽的那一點智慧,我是了解到佛陀的慈悲,我遵照佛陀的教示而行,努力精進,我也獲得正覺。

       我對你們要說的,就是希望你們知道值遇佛陀的住世是千生難逢,萬刼難遇,你們要好好的照佛陀的道理修學,法海中的寶貝雖多,你不探求也不能得。

      我沒有什麼我的執着,我今日向你們告別,我要進入寂靜的湼槃世界,我願跟隨佛陀之後,永遠不生不死的長住在宇宙之間。」

      聽到舍利弗說法的人,看他那安靜的樣子,誰相信這就是將要去世的人呢?

      阿闍世王等非常恭敬佩服,又非常傷感,舍利弗安住禪定,右脅而臥,遂人湼槃。

                  

一六、精神永在人間

 

      舍利弗湼槃以後的七日,均頭沙彌把他的遺骨荼毘,然後請回到佛陀說法的地方,把一切經過告訴阿難,阿難流着淚,帶着均頭,詳細的報告佛陀,佛陀默默的聽。

      均頭報告完畢,佛陀見阿難很悲傷流淚,佛陀問道:

      「阿難! 你悲哀掛念什麼? 難道舍利弗湼槃不可貴嗎? 難道他接受我的教法,把我的眞理帶走,沒有留下來嗎?」

      「不是! 佛陀! 我不是這樣的悲妾掛念,尊者舍利,奉持戒儀,智慧很高,善於說法,勇於佈教,他永遠是那麼熱忱的為教工作,這不但是我們知道,眾生都是讚歎稱道的。想到現在尊者舍利弗既然不在,為了正法的流佈,為了千萬年後的教團,受他早於湼槃的影響,這不是我一個人的悲哀掛念,我想也是大家的悲哀掛念。」

      佛陀知道這個事實,但佛陀靜靜的安慰道:

      「關於這個你不要掛念,舍利弗雖然不在,法是不會失的,無常本來是世間的實相,生滅是自然的道理。大樹在砍倒以前,先要砍掉大的樹枝; 寶山在崩壞以前,先要崩倒大岩; 舍利弗在諸比丘之內先入湼槃,這也是法的自然順序。佛陀不久也要順着法性進入湼槃,你們不要失望,佛陀的教是不會與人去的,佛陀千千萬萬年永久活在信的人的心中,佛陀會永久照顧到他。你們要皈依法,皈依我所說的眞理,不要皈依其他。進入湼槃,去極樂世界,是第一要緊的工夫!」

      佛陀說了以後,從均頭沙彌的手中,接過舍利弗的靈骨,對大家說道:

      「諸比丘! 這個靈骨,在數日前,就是為眾生說法施教的大智利舍利弗。他的智慧廣大無邊,除佛陀以外無人可比,他證悟法性,少欲知足,勇猛精進,常修禪定,為教為人,降伏外道,宣揚正法,他已獲證解脫,無諸苦惱。

      諸比丘! 你們看,這就是佛陀親子的遺身!」

      佛陀講話時,大家不知不覺的對舍利弗的靈骨五體投地的恭敬頂禮。

      舍利弗尊者去世了,舍利弗尊者的精神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