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弟子傳                 回主頁       回善書總目

 

舍利弗尊者 目犍連尊者 富樓那尊者 須菩提尊者 迦旃延尊者
大迦葉尊者 阿那律尊者 優波離尊者 阿難陀尊者 羅睺羅尊者

 

目犍連 ─ 神通第一

 

一、佛陀最初的侍從

 

        現在每走進寺院的大雄寶殿的中央,蓮座上佛陀聖像的旁邊,總是左面站着大迦葉,右面站着阿難陀,但佛陀最初弘法的時侯,却不是這樣。

        佛陀成道的最初兩年中,舍利弗和目犍連就皈依佛陀,從他們皈依佛陀的時侯起,目犍連就站在佛陀的左面,舍利弗則站在佛陀的右面。除去他們弘化到別的地方去,就一直不曾離開過佛陀。

        舍利弗隨佛陀出家半個月後才盡諸結漏,斷除煩惱,而目犍連只有七天的時間,即盡結漏,現神通力,證得阿羅漢的神通智波羅蜜。

        目犍連,高大的個子,方臉大耳,面容表現出堅毅的神情,他很樂觀,很勇敢,常為正義的事打抱不平。

        佛陀的比丘弟子中,有神通的弟子非常之多,而目犍連被推為神通第一,就是因為他在教化中常顯神通,佛陀雖不許弟子顯異惑眾,但對目犍連的神通却常常稱許。

        

二、因中發願求神通

 

        目犍連為什麼會有神通? 關於這點,與他過去生中有着一段微妙的因緣。

       目犍連過去生中本是一個以捕魚為業的漁夫,常在海邊捕捉魚蝦出賣,以這樣的方法來求財生活,日復一日,終於天良發現,他覺得這種求財的方法是大苦業。他覺得一個人今生應作來生的功德,由於這一念向善之心,他就決意改業為生。沒有多久,他見到城中有一知辟支佛,每次走到街上,那進止安審的行為,威儀庠序的風度,他見到以後,很是恭敬。因此就把這位辟支佛請到家中供養饍餚。可是這位辟支佛雖然外現威餓,遺憾的是不善於說法。唯有用神通化世,不用其他的法門。食後就躍身升入空中,或左或右,或前或後,上下自如。他一見,生大歡喜,發願來生,要求得神通。

        有志者事竟成,目犍連尊者就以這段因緣,今生能皈依佛陀,在佛陀的弟子中被譽為神通第一!

 

三、寶橋渡佛陀

 

        目犍連的神通,耳朵聽聲音,不論遠近都能聽到; 眼睛看東西不受物體的阻礙,都能看到; 無論多遠的路程,剎那間即至; 他更常常顯示神通變異,助佛宣揚。

        有一次,舍衛城全城的人民,聯合公宴供養九十六種出家的宗教徒,並請波斯匿王和太子羣臣作陪,宴席設在阿耆河對岸的大廣場上,目犍連是第一個先到的上賓。

        過了一會,眾多的外道,都紛紛前來受供,他們大家都想先到取得第一席位,但因河水忽然暴漲,無法過去。正在這時,目犍連從遠遠的望見佛陀帶領諸弟子威儀安詳的走來,他即刻在河水的上面,化作一座寶橋,用香花綢緞,種種七寶嚴飭,等侯佛陀從上面走過。

        當佛陀的聖駕還沒有光臨的時侯,那些外道見了這一片汪洋的大水,心中都在想道:「今天河水忽然高漲,我們不能渡過受供,等一會佛陀和他的弟子們來,有什麼辦法呢?」他們正在這樣想時,目犍連所化的寶橋成功了。他們一見,非常歡喜,即刻很嘈雜的爭相說道:

        「沙門來遲了,天意造橋給我們先過,我們當作宴會的上賓,首席的座位應由我們來坐。」

        諸外道說後,都爭着從橋上走過,走到橋的中心,忽然嘩啦一聲,橋樑折斷,大家都墮入水中,一片哀呼求救之聲,震動了原野。

        佛陀到達時,寶橋仍然恢復如常,佛陀和諸比丘走在橋上,見到橋下諸外道隨波遂流的在水中掙扎,大生慈悲,即刻運用神通大力,把外道一個個的從水中救起,叫外道跟隨身邊,然後才次第安詳的走過,寶橋隨波即隱沒。

        當佛陀和諸弟子在受供時,諸外道因衣服潮濕,每個人都向着太陽而蹲,希望快點把衣服曬乾。

        這一次舍衛城聯合供養的公宴,使諸外道都覺得自己微弱的燈光,實不足與那如日月之光的佛陀和其弟子相比。

 

四、定中問佛陀

 

        有一次,佛陀住在舍衛城的祇園給孤獨園,目犍連和舍利弗奉佛陀的慈命到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領導諸比丘並向社會施行教化,他二人共住在一間禪房中。

        夜是靜靜的,大地沒有一點聲響,禪房中有一盞燈光,與明月的光輝相映。

        初夜過去了,中夜也過去了,到了後夜的時侯,舍利弗打破了沉靜的空氣,對目犍連說道:

        「尊者目犍連! 請原諒我問話的唐突,你今夜是不是住在寂靜正定中了?」

        「你為什麼要這樣問我?」目犍連輕聲的反問。

        「尊者目犍連! 因為我好久都聽不到你喘息呼吸的聲音,你一動也不動,房中就好像沒有你這個人一樣。」舍利弗解釋着說。

        「尊者舍利弗! 我今夜因想起一個修行上慇懃精進的問題,特去請示佛陀指導。剛才你覺得我無聲無息,是我在和佛陀共語。」

        「尊者目犍連! 你說的話叫人眞難以了解,佛陀現時住在北方的祇樹給孤獨園,我們則是住在南方的迦蘭陀竹園,兩地的距離,非常遙遠,你怎麼可以和佛陀共語呢? 你是用神足通到佛陀的座前去過了嗎? 還是佛陀用神足通到這堥蚢L了呢?」

        「不,都不是這樣,」目犍連回答道:「我沒有用神足通到佛陀的座前去,佛陀也不錯用神足通到我們這堥荂C」

        「那麼,尊者目犍連! 你究竟怎樣能和佛陀共語呢?」

        「尊者舍利弗! 這是沒有什麼奇怪的,佛陀是有天眼通和天耳通的,區區和您上座也早就證得這些神通,所以只要加以運用,我們就可以隨時隨地和佛陀共語。」

          舍利弗不是不知道,而是他一向都喜歡帶着謙卑的態度和人共處。

          目犍連說後,舍利弗很歡喜,當即讚歎道:

          「尊者目犍連! 你有大神通力,大功德力,我得與你共師共學,實在感到無上的光榮。你好比是巍峩的高山,有人將我這小石子投在你的身旁,和你同座而坐,眞是難得的因緣,世間上如果有人和你交遊往來,恭敬供養,一定獲得很大的善利。」

        目犍連尊者聽後微笑着說道:

        「尊者舍利弗!我今得與你大智大德的長老同座而坐,也正如小石投向大山,獲得很大的安穩,我也是感到榮幸極了。」

        舍利弗和目犍連是老同學道友,他倆互相尊敬,互相稱讚,自始至終,道情友愛就過於常人。

   

五、誰是神通第一

 

        說起目犍連的老朋友舍利弗,不但有大的智慧,也有大的神通,他初到舍衛城監督祇園精舍的工程時,就曾和外道的首領勞度差顯過十八變神通,嬴得最後的勝利。所以舍利弗留給舍衛城人民的影響,也是一位有大智慧大神通的尊者。

        有一次,佛陀在月之十五日,於阿耨達池邊為諸比丘說戒,座中少了舍利弗,佛陀就對目犍連說道:

        「 目犍連! 你去舍衛城把舍利弗請來,你就說是我的意思。」

         目犍連應聲而去,他到了舍利弗座前,即說道?

         「尊者舍利弗! 佛陀叫我來請你到阿耨池邊說戒的地方去。」

         舍利弗聽後,滿面慈和的答道?

         「尊者目犍連! 謝謝你把佛陀的聖意傳達給我,我們馬上就去,不過現在我和你來作一場遊戲。」

         「什麼遊戲呢?」目犍連懷疑的眼光望着舍利弗。

         「尊者目犍連! 你是有大神通的長老,這埵酗@條衣帶,希望你把它結成閻浮提樹!」

         舍利弗說後,即把衣帶放下,目犍連就用手去拿,但不能移動,他就顯用神通,盡力擧起,大地震動。舍利弗趕緊以帶纏縛須彌山,目犍連很快的把須彌山擧起; 舍利弗隨即把衣帶纏縛在佛陀的獅子座上,目犍連再用盡神力,也不能動了,舍利弗笑着對目犍連說道:

          「尊者目犍連! 我們所學與所證,和萬德期能的佛陀相比,實有天地的懸殊。我們的神力即使可以搖動須彌,震撼天地,佛陀的法座是不能搖動分毫。我對我的神力發生懷疑,所以才請你試試。現在我們趕快去拜見佛陀,你先走,我隨後就來。」

          目犍連很佩服舍利弗的說話,他點頭以後即運用神足來阿耨達池,當他到達時,已經見到舍利弗結跏趺坐的坐在佛陀的身旁,他頂禮佛陀以後,就滿懷疑情的問道:

          「佛陀! 難道我失去神足通了嗎? 我從祇園精舍回此,是走在尊者舍利弗之前,怎麼他會先我而至? 佛陀常說我神通第一,這尊號我想稱於尊者舍利弗才恰當。」

          佛陀慈和的安慰他道:

          「目犍連! 你有大神通,除佛陀外,不亞於別人,你並沒有退失神通,但你要知道,舍利弗比丘是有大智慧哩!」

          佛陀在阿耨達池邊說戒後,帶領諸子回到舍衛城,舍衛城的信眾知道這回事以後,大家都紛紛議論的說舍利弗的神通勝過目犍連。

          目犍連耳聞到這些風評以後,沒有一點不平之感。他闊達的胸懷中,很謙卑的覺得舍利弗是應該勝過他的。人家稱讚舍利弗,這一份光榮好像稱讚他一樣。

          可是舍利弗的心中很不安,他以為這是委屈了目犍連,他對佛陀稟告道:

          「佛陀! 尊者目犍連有大神通力,大功德力,前次我先到阿耨達池,實因我急於聽佛陀說戒,尊者目犍連雖然運用神力,但他並未想爭取時間。現在大眾都紛紛議論,說我的神通勝過尊者目犍連,這是我不敢當的,希望佛陀方便除去眾人不公正的批評。」

          佛陀聽舍利弗的稟告以後,慈和的笑笑,點點頭,佛陀知道他二人都非常謙虛友愛。

          有一天,佛陀在講完一座經後,就對目犍連說道:

          「目犍連! 你是我比丘弟子中神通無比的弟子,現在你可以於大眾之中現其神通威力,啓發初學者的信心。」

          目犍連就遵佛陀的慈命,即於座起,以一足踏着此地球,另一足則踏上梵天,使大地六次震動,並於空中以梵音說偈,座中有六十比丘因此漏盡意解。

          從此,目犍連神通第一,大家又都異口同聲的讚歎了。

 

六、移山度梵志

 

        在佛陀住世的印度,不信奉佛法的外道,證得五通的為數也不少。可惜他們不明白究竟的眞理,不修智慧慈悲的德行,所以不能了脫生死,仍然沉淪在六道輪廻之中。

          對於這些有神通的外道,以牙還牙,佛陀往往都是叫目犍連去度化他們。

          有一天,佛陀對目犍連說道:

          「目犍連! 在印度的邊境,有一個大國,王及臣民不解佛法,奉侍梵志外道,很多的梵志,均有神通,能移山住流,分身變化。你可以方便運用威神德力,使其信奉佛法,回邪向正,改往修來。」

          目犍連即刻遵照佛陀的意旨,飛騰空中,只見甚多外道,繞山而坐,看那情形,像要用道力移動大山的樣子。

          目犍連就在大山的頂上,高懸虛空,大山就絲毫不動。眾外道大驚說道:

          「此山已起,是誰使其不動,難道我道之中,有了不淨的人嗎?」

          眾外道聽梵志說後,忽見山頂之上目犍連高橫虛空,他們就大聲呼喝道:

          「你是何人? 敢在這堜騆v! 此山阻塞交通,國王命令我等移去此山,為民除患,你為何壓住此山,不讓其移動?」

          目犍連笑着說道:

          「我明明是懸在虛空之中,誰來壓你的山呢?」

          外道梵志,又再發動道力,三次欲令山移,但是高大的山岳,依然如故。

          正當諸外道感到無法而驚慌時,目犍連高聲叫道:

          「眾梵志留神注意,你看大山去了。」

          目犍連說話時,那巍巍高聳的大山,頓時就成為平地。

          諸外道梵志都稽首說道:

          「大德何方而來? 如果不是智慧明達,道德深厚,不能如此,請收我等作你座下的弟子,指示我們的迷津。」

          目犍連從空中而下,對大家道:

          「你們虔誠悔改的心,我知道不是虛假欺人。不過,我忠實的告訴你們,你們果眞欲去暗求明,除惡趨善的話,我有尊師,名曰無上正等正覺的佛陀,佛陀是天中之天,聖中之聖,俱一切智,萬德萬能,你們都隨我到佛陀的座前皈依,佛陀一定慈悲的接受。」

          諸梵志歡喜踴躍的問道:

          「佛陀的教化難道還要超過你嗎?」

          目犍連莊嚴的道:

          「佛陀如須彌,我等如芥子,芥子不能比須彌; 佛陀如大海,我等如河流,河流也不能比大海; 佛世難遇,你們皈依佛陀,才能得度!」

           諸梵志聞言歡喜,都跟隨目犍連至佛陀前皈依受教。

           目犍連尊者,就是常常用神通折伏外道,使其投向佛法的懷抱之中,他對於降服外道,是佛陀弟子中最有辦法的人。

         

七、降伏弊魔

 

         目犍連尊者雖然能降伏惡魔外道,但惡魔外道也常常找他的麻煩。

         有一次目犍連奉佛陀的慈命,單獨在跋伽國佈教的時侯,一個叫弊魔的惡鬼,見目犍連在路上散步,他就以神通力進入目犍連的腹中,目犍連覺得一陣腹痛,忽然腹部一塊像碗大的東西隆起來,並且像雷嗚一樣。目犍連隨即停止散步,回到室中靜坐思維,知道是弊魔向他挑戰,他就說道:

         「弊魔! 趕快出來,不要侵犯佛陀的弟子。佛陀和佛陀的弟子,你是不能擾害的。除非業力未完的弟子,否則,你是永遠無可奈何!」

         弊魔心中想道:「奇怪! 我是什麼樣子,佛陀都不知道,目犍連雖有神通,怎麼會知道呢?」

         目犍連又再說道:

         「弊魔! 你不要感得奇怪,你這時心中想着佛陀都不知道你是什麼樣子,目犍連雖有神通怎麼會知道呢!」

         弊魔一聽大驚,趕快化作唾沬出來,從此他再不敢向目犍連挑戰了! 目犍連的神通,永遠使佛法的信者敬仰,使外魔畏懼!

 

八、美色敵不過神通

 

        有神通力的目犍連尊者,非但不會給有魔力的弊魔所害,就是美色也動搖不了他的道心。

        有一次,目犍連在托鉢歸來的途中,經過一座園林,園林中有一個中年的女人在等着他。這個女人,雖然有三十多歲,但年齡掩飾不了她的美麗。她嬌媚的眼珠,輕盈的體態,很能吸引一般男子的心。

        她見到目犍連走近她身旁的時侯,她就站起來微笑着向目犍連說道:

        「尊者! 你忙着到那堨h? 你有時間和我談談嗎?」

         目犍連停下脚步,注意一看,這不但看清楚了她的面貌,而且也看透了她的心,她的心中有什麼企圖,目犍連完全知道。

         目犍連尊者不動聲色的但威嚴的說道:

         「可憐的女人! 你的身體已經污穢不堪,現在得了很少的金錢,又昧着良心,聽信外道的指使,想在我的面前有非法的企圖!」

         女人一聽大驚,囁嚅着說道:

         「尊者! 你......你怎麼說這樣的話?」

         目犍連像不動的高山,莊嚴的教訓道:

         「你不要隱藏你的罪惡,你的來意是什麼,我一見到你就知道。你迷於虛幻的美色,美色又助長你造罪的機會,好比老象沉溺於污泥,越陷越深!」

         「尊者! 你既然知道我的來意,我也曉得瞞不過你。我早聽說你是佛陀弟子中神通第一的弟子,我不信你的神通不會給美色打敗。現在,我已知道我是一個罪業深重的人,我也想向善,無如世間上的一切,叫人太灰心。我想我是一個不能得到救濟的人,我有恐佈的過去,我將來一定會給可怕的因果所纏。」女人的感情終是脆弱的,她說到最後的幾句,眼淚都流下來。

          目犍連尊者又安慰她道:

          「你不要難過,更不要灰心失望,不管過去的罪業如何深重,只要肯懺悔前愆,是沒有不可救的,可以用佛陀的教法來洗。再污濁的百川,只能流到大海堨h,大海中的水總會洗清百川所流入的那些水。我的老師救世主大聖佛陀的教示,能够洗淨污穢的人心,能够懺悔往昔的罪業。」

          目犍連的話,聽得她非常歡喜,她的眼中充滿了希望的光彩。她對目犍連道:

          「尊者! 佛陀的教示眞是這麼慈悲偉大嗎? 我的過去實在是太罪惡了,我的遭遇都是不幸的,我說出來,尊者一定要掩耳避面。」

          「沒有關係的,你說出來給我聽聽也好。你叫什麼名字?」

          「尊者! 我的名字叫蓮華色,是德叉尸羅城中長者的女兒,我十六歲的時侯,父母為我招贅夫婿。不久,父親不幸的去世,失去父親的寡母,就和我丈夫私通,我知道時,眞是肝腸寸斷。我那時已和我的丈夫生養一個女孩,我一氣之下,就拋下了女孩出走。脫離家庭後,我又重改嫁一個丈夫。有一次我改嫁的丈夫出外經商,他從德叉羅城回來時,瞞着我以數千黃金購買一個小妾。他起初守着秘密,不絡我知道,把那個小妾藏在朋友的家中,後來我知道時,哭着鬧着要看看那個姑娘長得究竟是怎樣的人,她為什麼要奪去我丈夫的愛情。可是,尊者!我不看則已,一看差點兒使我悶絕倒地,原來那個小姑娘就是我和前夫所生養的女兒。」

        蓮華色說到這堛漁伎J,已經泣不成聲。目犍連很同情的安慰她道:

        「蓮華色! 你不要這麼傷心,明白過去現在未來的人,知道這些因果輪廻的事相,實在說,人生就是罪惡的淵數。你後來呢?」

        「我後來怎麼能忍受這樣的打擊呢?想到當初,我的母親奪去了我的丈夫,現在,我的女兒又和我合爭着一個丈夫。我還有什麼面目見人呢? 從此我又離家出走了。我厭惡世間,厭惡人類,我做了賣笑的淫女,我要玩弄世間,玩弄人類,我就這樣打發着我罪惡的生活。

        尊者! 只要有錢,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不用我說,尊者已經知道我為什麼要來此向你的戒行挑戰,幸而尊者有大神通力,但我該如何向尊者懺悔才好?」

        目犍連聽完了蓮華色坦白的敍述以後,他一點沒有輕視她的念頭,反而此刻看到蓮華色的心很眞、很善、很美。他用慈和的口氣,走來靠近蓮華色說道:

        「蓮華色! 你的身世的確是一段可怕的因緣,但能依着佛陀的教示而行,這樣的因緣會有結束的時侯。你跟我去見佛陀吧!」

        蓮華色很歡喜,她所以能够得救,能够因禍得福都因為目犍連尊者有大神通,有度生的善巧與方便。

 

九、試聽佛音遠近

 

        目犍連尊者,在佛陀的僧團中,是最活躍的人物,別人所做不到,他都能做到; 別人所不能到的地方,他都能到。

        有一天,佛陀在王舍城竹林精舍的講堂中說法,目犍連坐在禪室中沒有去聽講,但佛陀說法的音聲,在他耳中像雷嗚一樣。他很驚奇在離佛陀很遠的地方還能聽到佛陀的音聲。他為了要試驗佛陀的法音究竟能聽多遠,就運用神足通,來到數十億佛土之外的一個佛國,這一個佛國堙A正是世自在王如來那婸〞k。

        目犍連常常遊行在其他的佛土,他像是一個經驗豐富的旅行家,到了什麼地方,他總是看成和在自己的國土,自己的家鄉一樣。

        現在,他到了數十億佛土之外的佛國,正見到彼佛國土的世自在如來也在說法,他很歡喜,就輕手輕脚的向前找了個座位,聽聽世自在王如來的說法。

        說來是眞不可思議的事,目犍連除了聽着世自在王如來的說法外,娑婆世界上釋迦牟尼佛說法的音聲仍然在他的耳中響着。

        正在這時,世自在王如來的法音停下來了,有一位菩薩向前頂禮世自在王如來後,指着目犍連說道:

        「如來! 在你說法的時侯,不知什麼地方爬來一條大蟲,看他像是怪可憐似的,我們把他還是趕走吧!」

        世自在王如來趕快阻止着說道:

        「別這麼說! 他是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座下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連哩!」

        「他長得怎麼這樣矮小呢?」眾菩薩都這樣的發問。原來,世自在王如來的國土堙A所有的菩薩和眾生,身體都長得比娑婆世界上的人高大數百倍,難怪他們見到目犍連要這樣說了。

        世自在王如來解釋道:

        「你們不可輕視這位尊者,他有大神通,大威德,他能行化自在,遊諸國土。至於身體矮小這是各個國土眾生不同的業力所惑。」

        世自在王如來說後,慈和的對目犍連說道:「尊者! 你從他方國來,可於我的弟子菩薩眾中,現其神化,除却眾人對你的疑惑!」

        目犍連即乘佛神力,現其種種神通變化,諸菩薩見了都生起恭敬之心。

        目犍連變現神通後,還復本位,世自在王如來就問他道?

        「尊者! 你來到我們的國土,是要試聽釋迦如來說法的音聲的遠近嗎?」

        「是的! 弟子確實是有如此的用心。」目犍連恭敬頂禮的回答。

        「尊者! 你不可以這麼想,諸方佛陀的威力,不是凡夫二乘所能完全了知的,諸方佛陀說法的聲音,是遍一切虛空之中。眾生諸根攀緣的境界有遠近,以分別心不可以試聽佛陀的音聲。」

        世自在王如來開示目犍連的話,目犍連聽了很慚愧,他後來在佛陀的僧團中雖然活躍,但從此再也不敢試探佛德和佛音聲了。

 

十、眾鬼問業報因緣

 

        目犍連尊者不但常遊佛國,並且也常乘神通到地獄中觀察眾生受善惡的果報。

        有一天,目犍連行脚在琲e的邊上,時光像河水一樣,不停的在向前奔流,是暮色蒼茫的黃昏,目犍連想到夜晚行化不便,他就靜坐在琲e的岸邊。

        晚風輕輕的吹動,天空閃着點點的繁星。

        不一會,琲e的邊上聚集來很多的餓鬼,想取水來解除饑渴,但另有一個兇惡的守水鬼,手執鐵杖前來驅馳,眾鬼因此不敢走近水邊。目犍連端身正坐,見諸餓鬼受罪不同,就把他們叫來,眾鬼也向他一一請問其罪業因緣。

        第一個鬼問道:

        「尊者! 我們先世為人,現在墮入餓鬼道中的餓鬼之身,常患饑渴,聽說琲e水味清涼,但來取食的時侯,水又沸熱,只要飲上一口,五臟六腑都會焦爛,而且有守水鬼,以鐵杖追打驅遂,請問尊者,我們是何罪業,才受如此苦報?」

        目犍連以神通定力觀察三世因果,即刻告訴餓鬼說道:

        「你先世所作的職業,是算命之大,在相人吉凶時,虛言多於實語,毀譽隨心而談,自稱明白,實是欺誑,為了求得利養,不惜迷惑眾生,所以才有如此業報。」

        第二個鬼問道:

        「尊者! 我常常給一些兇猛的大狗,噉食我的身體,肉吃盡時,風吹骨頭,又再復生。不知是何因緣,使我受如此苦報?」

        「因為你先世殺害鷄鴨猪羊,祭神拜天,所以受此報應。」

        「尊者!」第三個鬼問道:「我的腹大如甕,而咽喉手脚,其細如針,見到珍餚美味的飲食,不能得進,不知是什麼因緣,受此苦報?」

        「你先世為官作宰,自恃豪強,恣情縱樂,輕欺他人,別人的血汗所得,你是恃強佔有,故今受此苦報。」

        第四個鬼又向前問道:

        「尊者! 我的身上長滿口舌,而血液常從身下湧上,使頭如斗大。血管每要破裂,命如遊絲,不知是何因緣,受此苦報?」

        「你先世歡喜談論是非,說人短長,出言吐語,不想利樂眾生,所有語言,都是增人苦惱,故今方受此報。」

        許多的餓鬼,都一一詢問往昔造作罪業,今生受報的因緣,目犍連都一一的回答,目犍連的神通,就是這麼一位天上地下來去自如的人!

 

一一、盂蘭盆會的由來

 

        目犍連尊者用天眼通,能够知道眾鬼的罪業報應因緣,他忽然想起他死去的母親,他運用神通力見到自己的亡母也墮在餓鬼道中受苦,咽喉像針縫似的細小,皮骨連結在一起,目犍連見狀,孝心油然而生,不禁傷感萬分,他即刻用鉢盛裝了飯菜,藉神通力量往饗老母,但是他的母親取飯尚未入口,飯食在手中即化為火炭,不能飲食,目犍連悲號涕泣,不能自己。他能知道眾鬼的因緣業報,但不知道母親究竟以什麼罪業因緣受着如此苦楚。他帶着沉重的心情,趕快前去請示佛陀,目犍連尊者稟告道:

        「佛陀! 弟子今日以神通力見到我此生的母親,墮在餓鬼道中受苦,取食成火,不知是何因緣? 弟子的神通,能够觀察眾鬼的罪業因緣,何以對着生身之母,竟不知情? 懸求佛陀慈悲開導!」

        佛陀面上流露出憐愍的慈光,回答道:

        「目犍連! 你的母親因為在生之時,謗佛謗僧,不信因果正法,貪瞋邪惡,戲弄眾生,所以受此苦報。你因母子情深,神通為親情所掩,所以不知母親罪業!」

        「佛陀! 有什麼妙法能使弟子的母親離餓鬼的苦楚呢?」目犍連向佛陀哀求。

        「目犍連! 你母親的罪根深結,不是你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救拔,你的孝心雖然感動天地,但天地神祇,對譭謗三寶而墮落的人也無可奈何。你現在唯有仗十方僧眾威神之力,方能令你母親離餓鬼之苦。

        每年的七月十五日,是十方僧眾的解居自恣日,於此日做子女的人,應當為七世父母以及現世父母於危難之中者,設百味珍餚飯食,新鮮菓品,盡世甘美,以著盆中,供養十方大德僧眾。因為七月十五日的僧自恣日,一切聖眾,或在山間水邊禪定,或得四阿羅漢果,或在樹下經行,或是六通自在教化。甚至更有十方菩薩大人權現比丘,皆同一心受食,所以聖眾,均具清淨戒行,其德如汪洋大海,不可思議,如能供養此等自恣僧眾,現世父母,六親眷屬定能出離三塗之苦,應時解脫,衣食自然,若父母尚健在者,福樂百年,萬事吉祥順利。這就是眞正的超薦拔度的妙法!」

        目犍連聽佛陀說後,歡喜奉行,在僧自恣日供養聖僧大眾以後,其母即於是日脫離餓鬼之苦。

        目犍連知道母親脫離了餓鬼道中,他很感激佛陀,並讚歎三寶功德,奉勸世間應行盂蘭盆之法,供佛及僧,以報父母生養撫育慈愛的恩惠。

        奉勸擧行盂蘭盆法會,這本是受益的目犍連利人的苦心,但現在每逢七月十五日,盂蘭盆訛為拜神祭鬼之日,眞是辜負佛陀及目犍連的慈悲了。

        目犍連尊者不但神通第一,大慈大孝更是聞名!

 

一二、講說七佛通偈

 

        目犍連尊者的神通,可以知道過去現在未來的事情,有一次佛陀的弟子們要求佛陀講說釋迦族往昔的本生因緣,佛陀想到這個問題,講到好的地方難免像是自我宣傳,佛陀考慮以後,就叫目犍連代為宣說。

        目犍連運用宿命通,觀察久遠刼來的事跡,歷歷如繪。他把釋迦族的歷史,很詳細的敍述出來,大家聽後都感到佛陀降誕於釋迦族中成就正覺,不是沒有因緣。

        目犍連尊者,就是常常為佛陀代座說法的人。

        又有一次,比丘們像開座談會似的集合在一起,大家都報告對修學佛陀教法的心得,目犍連尊者說出七佛通偈,偈云:

        諸惡莫作,

        眾善奉行;

        自淨其意,

        是諸佛教。

        什麼是諸佛的教示? 從目犍連尊者簡單的偈語中,使初學者很明白的知道佛教的目的,這首偈語,和尊者目犍連一樣,大家都把他時時記在心中。

          

一三、神通敵不過業力

 

        目犍連尊者的神通,在佛陀的弟子中是沒有人能和他相比,他就以為凡事運用神通是沒有不成的。

        神通的運用,確是便於接引眾生,可以神通不能違背因果法則,不能勝過業報,不能解脫生死煩惱,也是事實。

        有一次,佛陀的祖國迦毘羅城,遭到憍薩彌羅國的琉璃王的侵略,佛陀起初也曾為愛國的熱忱所動,想為祖國出力幫忙,佛陀曾三次坐在路上阻攔琉璃王的大軍,但琉璃王逢到佛陀,雖然每次回軍,但報仇和侵略的恨心始終沒有息滅,佛陀知道因果業報的報應,應該要把它完結,佛陀盡了愛國的心後,就只有由他去。

        可是,目犍連尊者的神通還不能了解到無盡的業報,他得悉琉璃王大軍包圍了迦毘羅城的消息以後,他很激動的對佛陀稟告道:

        「佛陀! 迦毘羅城受到琉璃王的侵略,我們為了營救全城的人民,應該要出力幫忙。」

        佛陀注視了目犍連一會,就用慈和的口吻回答道:

        「目犍連! 釋迦族中受宿世的罪業之報,這是共業所感,你不能為他們代受! 他們不懺悔罪業,一味驕橫,不改往修來,腐蝕了的房屋,終要倒下來的!」

        目犍連尊者聽了佛陀的話後,他雖然知道這是事實,但他又想到他的神通,他要以神通來營救城中的人民。

        琉璃王用百萬大軍圍困迦毘羅城,水洩不通,什麼人都無法通行。唯有目犍連能用神通騰空飛入城中。

        目犍連進入城內,在釋迦族中找了五百優秀的人物,他升空用鉢把他們攝裝起來,再由空中飛出。

        出得城來,到了平安地帶,目犍連打開手中捧着的鉢,想放出五百人的釋迦族,那知不看則已,一看之下,目犍連大驚起來,原來鉢中藏着的五百人都化為血水了!

        目犍連尊者到這時侯完全覺悟到佛陀所說的因果法則不可違背,就算是有神通,也敵不過業力。

 

一四、殉教第一人

 

        目犍連依仗着他上天入地的神通,幫助佛法的宣揚,其功甚偉。但佛陀早就說過,神通不是究竟的法門,長眉羅漢,本是優填王的大臣,名叫賓頭羅波羅墮,跟隨佛陀出家後,得到神通,曾在白衣前炫耀,佛陀很不客氣的呵斥過他一次,並且命令他和僧團隔開,獨自的到西瞿耶尼州去教化。唯有目犍連的神通,佛陀非但沒有斥責,而且常常加以讚揚。

        佛陀不是有偏心,佛陀知道一個事實,以目犍連的神通助其宣化固好,但目犍連神通的結果,不能勝過業報,各人所造作的業力要了,就是有神通,也不會不死。佛陀就想以這個事實可以教誡後人。

        目犍連年齡雖然漸漸的接近老的邊緣,但像行雲流水的佈教生活,他是越來越有精神。他不知道正因為他對佛陀的教法,熱心宣揚,才更遭遇外道的嫉妬。外道對於佛陀沒有辦法,但他們等着機會要來暗殺目犍連。

        目犍連荷擔弘法利生的責任,有一次在宣揚眞理的途中,經過伊私蘭梨山下,給當時的裸形外道看到,他們就從山上推下亂石想要擊殺目犍連,亂石像雨點一般的落下,目犍連無常的肉身被打成肉醬,但裸形外道兩三天內不敢走近目犍連亡身的地方,他們懼怕着他的神通力。可是目犍連為了傳播佛法的菩提種子,遭遇外道的迫害,為了給後世做個為法犧牲的榜樣,他的肉身眞是與世長辭了。目犍連的鮮血不是白流的,為了弘法利生,多少先賢聖哲,在佛陀的慈光照耀下,踏着目犍連尊者的足跡,獻出了生命,獻出了一切,眞理之光,能不滅於世間,這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目犍連尊者被外道暗害的消息傳入阿闍世王耳中,震怒非常,下令逮捕兇手,數千的裸形外道,在阿闍世王的激怒之下,都被投進火坑!

        外道被阿闍世王的坑死,消除不了比丘們對目犍連殉教的悲哀,大家唉聲嘆氣,他們都感到世間上的事實太不公平,以目犍連那麼大的神通威力,為什麼不能避免外道的襲擊! 比丘們心有不甘,大家集合起來請問佛陀,他們問道:「佛陀! 目犍連尊者和舍利弗尊者,同是佛陀上座的弟子,他是一位那麼了不起的人,佛陀到天宮為母說法,他曾受我們請求,到天宮去探望佛陀; 他的母親因譭謗三寶墮入地獄受苦,他曾到地獄救母。他是這麼一位轟轟烈烈有大神通的尊者,為什麼不用神通和外道對抗呢? 至少,他為什麼不躲避外道的暗算呢?」

        佛陀是體證到宇宙的眞理,世間上所要發生的一切,佛陀大智覺海中早有所知,佛陀沒有像諸比丘那麼激動,佛陀很安詳的告訴大家道:「目犍連是我弟子中神通第一的弟子,他不是不能同外道對抗,而是因為有一次琉璃王侵略迦毘羅國時,他用神通救不了城中的人民,他知道神通敵不過業力,肉體是無常的,業報是要了結的,目犍連過去生中,捕魚為業,生命為他冤屈而死的不知有多少。你們不要難過,神通的目犍連雖然死了,但眞理是不會滅的!」

        「不過,佛陀!」放不下的比丘們說:「我們終覺得目犍連尊者被害的遭遇太悽慘了!」

        「諸比丘! 你們不要這麼想,生死的問題,在覺悟者之前是不成問題的。有生就有死,死是不必驚慌懼怕的,要緊的是對於死時有無把握。只有目犍連尊,亡身的時侯並不迷,而進入湼槃才眞正可貴,唯有目犍連尊者為了宣揚佛陀的教法而犧牲,這才無限之美!」

        諸比丘中,仍然還有些放不下的人,他們嘆息搖頭,無限傷感的對佛陀說道:

        「佛陀! 我們也知道應該要有為教犧牲的精神,但目犍連尊者現在就犧牲了,實在嫌早了些,有許多弘化的事業,我們都需要他來領導着去做。佛陀! 他的這次遭遇,您怎麼不早些告訴他,以給他有個預防?」

        從這些比丘對佛陀的問話,就可知道他們對目犍連殉教的激動,也可以知道諸比丘對目犍連的敬仰,佛陀又再用安慰鼓勵的口氣對大家說道:

        「諸比丘! 目犍連殉教的時侯,並不是他不知道預防,他有大神通力,他可以保衛自己不死,但這不是究竟的辦法,修行的人不可違背因果法則,目犍連在因中捕魚,殺生的業要了結。而且,目犍連早就發願要把他的生命獻給眞理,現在滿了他的願望,他很歡喜入滅,我的弟子都能有目犍連犧牲殉教的精神,佛法就更會發揚廣大,諸比丘! 你們應該效法目犍連尊者!」

        佛陀開示的法語,比丘和比丘尼們聽了非常感動,一個目犍連的色身死亡,將有無數的目犍連為了宣揚佛陀的眞理,為了聖教的流傳,自願而歡喜的踏着殉教者的足跡向前邁進! 我們應該為目犍連尊者的殉教而歡呼!